“文学教育”即“人学教育”

“文学教育”即“人学教育”

 

张国生

 

 

 “文学即人学”——文学作品总是围绕着一个“人”字,把“人”作为中心,无论是它的主体还是客体,都离不开一个“人”字。

所以文学作品实际上也是“人学作品”,它分为三类:

1. 记人生的,即描述人类的社会生活,是为记叙性文学作品。

2. 议人生的,即发表自己对社会、对人生的思考、见解,给人以启示、以指导。是为议论性作品。

3.
抒人情的,即抒发自己人生道路上的喜、怒、哀、乐。是为抒情性性作品。

有些文学作品反映的对象似乎不是人,而是动物、植物、鬼神之类,其实那也是人和人类社会的间接反映。《西游记》写了大量的神佛、妖魔、虎狼、鱼鳖、虫豸……不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还是水里的,不论是玉皇大帝身边的,还是深山洞窟中隐藏的,其实哪个不是人类社会中活生生的“人”呢?《聊斋志异》更是“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其中“鬼”的形象更是社会现实中活生生的“人”:与渔夫情同莫逆的溺鬼王六郎、向无名文士陆尔旦讨酒喝的陆判、用鼻子一嗅便知文章优劣的盲和尚,都是多么可亲可敬的人!小谢、莲香、聂小倩、连琐、梅女等,美艳多情,聪慧文雅,虽然是狐鬼,却比现实中人更具魅力。所以歌中唱道:“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牛鬼蛇神反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此中滋味谁能解得开?”其实有什么难以解开的呢?就是以谈狐说鬼为名,对当时社会的腐败、黑暗进行了有力的揭露和批判,表达人民的愿望,抒发自己对社会和人生的理解和感慨而已。《爱莲说》中的莲花、菊花、牡丹,《黔之驴》中的虎和驴、《猫》中三只不同性格的小猫、《斑羚飞渡》中的斑羚……其实也都是人。这样的文学作品,都是“人学”作品。这样的文学手法,称之为“以物喻人”、“以鬼喻人”。

出于这样一种认识,我们在语文教学中不可忘记对学生的“人学教育”。

“人学教育”包括两方面的内容:

1. 认识人生,认识社会。

2. 学会做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