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夺泸定桥”纯属编造

“飞夺泸定桥”纯属编造


——“共和国的谎言”之四


张国生


 


小时候读《飞夺泸定桥》的故事,就产生怀疑:面对敌人两个团弹雨般的机枪扫射,“18勇士”(亦说22勇士)竟然能在光秃秃的铁链子上爬行一百多米而不中弹,太不可思议了!他们是不是喝了什么“避弹汤”,或者是个个身穿防弹衣,手执“防弹盾牌”,能够刀枪不入?


我又感叹,这两个团的敌军也太无能了吧!按编制,每个团该有两千多人,两个团就有四五千人吧。四五千人竟然对付不了区区18个人,何况他们爬在离河面好几丈高的光秃秃的铁链子上,下面就是奔腾的河水——请看课文描写:


泸定桥离水面有好几丈高,是由13根铁链组成的:两边各有两根,算是桥栏;底下并排9根,铺上木板,就是桥面。人走在桥上摇摇晃晃,就像荡秋千似的。现在连木板也被敌人抽掉了,只剩下铁链。向桥下一看,真叫人心惊胆寒,红褐色的河水像瀑布一样,从上游的山峡里直泻下来,撞击在岩石上,溅起一丈多高的浪花,涛声震耳欲聋。桥对岸的泸定桥背靠着山,西门正对着桥头。守城的两个团的敌人早已在城墙和山坡上筑好工事,凭着天险,疯狂地向红军喊叫:“来吧,看你们飞过来吧!” 



 


在此情况下,18勇士两手必须抓紧铁链,因为在荡荡悠悠的铁链上很难保持平衡,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河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可能打枪,因为打枪要用两只手,两只手持枪,身体怎能在铁链子上保持平衡?他们也不可能投弹,投弹虽说可以只用一只手,但在铺着木板都像“荡秋千”,而现在木板撤去了,“秋千”连踏板都没有,只能手足并用抓紧铁链向前爬,怎样腾出手来投弹?


即使是在平时,在没有战争的和平环境了,让一个人徒手爬过这一百多米长的铁链都不大可能,何况还要手持步枪手榴弹,冒着敌人两个团的弹雨,何况还要冲过桥头的大火。


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能过桥的方法是“飞”,所以敌军也疯狂地向红军喊叫:“你们飞过来吧!”但可惜,人是不会飞的。可是,这篇故事的题目却是“飞夺泸定桥”,可见其瞎编。


我发现和我一样有疑问的人不在少数,“猫眼看人”甚至有人发帖:“只要给我一支步枪,足够的子弹,我一个人就可以守住这个桥,任凭你10万军队,也爬不过光溜溜的铁索。”


 


近年来看到几种说法:


第一种:两个英国小伙李爱德和马普安重走长征路,写下日记体小说《两个人的长征》,提到采访泸定桥旁85岁村民李国秀。这位“飞夺泸定桥”的目击者讲述、还原了飞夺泸定桥的真相:22个红军押着七八个老百姓在前面带路过桥,守桥的部队顾忌前面的村民,不能疯狂扫射,最后18个红军顺利过桥。


但我总觉得不太可信。


第二种:蒋介石儿子蒋经国被斯大林做人质扣押在苏联,蒋介石为了换回儿子,以放红军一条生路为代价,和斯大林做了这笔交易。直到红军胜利到达陕北后才放回蒋经国。


但我总觉得此说只是一种猜测,缺乏实证,不太可信。


比较可信的是“21CN综合”上的一篇文章——《揭秘泸定桥上的那场战争》,节录如下:


 其实,在泸定桥根本没有战斗。红军五月二十九日到达时,泸定桥没有国民党军队把守。从国民党军队的大量来往电报、部署可以看出,长征故事中说的守桥的国民党二十四军第四旅李全山团,其实并不驻屯泸定城,而在远处的化林坪一带。驻扎泸定的是步二旅旅部,旅长余松琳。红军到来前夕,该旅就离开了,被派去五十公里外的康定。泸定、康定并属的西康地区专员六月三日的通报也表明,步二旅“集中康城附近”,不在泸定。当时国民党无数通讯没有一份讲泸定桥打了仗,只提到红军在去泸定桥的路上,和离开泸定桥之后,有几次小型遭遇战。红军先头部队到桥边时,指挥部设在离桥不远的天主教堂里,向河对岸已无国民党军的泸定城打炮。当地人大多是天主教徒,其中一位妇女家里开豆花店,就在红军所在的桥边,红军还住在她家。一九九七年这位妇女已是九十三岁高龄,但头脑十分清晰,她对我们讲红军“阴一炮,阳一枪地打过去”,然后“慢慢过完桥”,过桥时“没有打”。


  九十三岁的老太太记得红军来借老百姓的门板去铺桥,有的人家交出了宝贵的棺材盖子,队伍过完后老百姓各自去认领。泸定桥只有一次剩下光溜溜的铁链,那是拍宣传长征的电影《万水千山》时。


  过桥时红军没有一人伤亡。首批过桥的二十二名战士,在六月二日过桥后,每人得了一套列宁装、一支钢笔、一个碗和一双筷子。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受伤。其他红军过桥时也没有伤亡。周恩来的警卫员描述周听说有一匹马掉在河里淹死了很着急,问过桥的指挥宫杨成武:“人有没有受损失?”当听说没有时,周又问:“一个都没有?”答复是:“一个都没有。”


 


    下面两条资料也比较可信:


  1.1982年,邓小平在会见美国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布热津斯基时,布热津斯基对邓说他去了泸定桥现场,感叹红军当年英勇高超的战斗力。出乎所有在场人的意外,邓小平说:“这是虚构的,是出于宣传需要,以表现我们军队的战斗精神。其实没有打什么仗。”这段对话披露在英文媒体上,中共自然不会刊登出来。


  2.英籍华裔女作家张戎,写了一本毛泽东传记《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还原了这段历史的真实。和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一样,张戎也认为红军长征途中的“飞夺泸定桥”,在现代中国历史中,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件。但当她深入了解后才发现,“飞夺泸定桥”完全是编造的、虚构的。首先,她找到当年红军出版的《红星报》,就是红军的喉舌报纸,对过泸定桥一事有详细记载,讲述这22个勇士是最先渡河的先遣队,但没有任何伤亡。22勇士到了河对岸毫发无伤,每人还得到一双碗筷奖励。中共党史史料也没有记载过任何伤亡。张戎还亲临泸定桥,采访到当地一个卖豆腐的老太太,老太太说当年没有看到有战斗。


    看来,“飞夺泸定桥”的故事,只能出于编造。


 


 


附录1小学语文课文《飞夺泸定桥》


 


飞夺泸定桥


  19355月,北上抗日的红军向天险大渡河挺进。大渡河水流湍急,两岸都是高山峻岭,只有一座铁索桥可以通过。这座铁索桥,就是红军北上必须夺取的泸定桥。 


   国民党反动派早就派了两个团防守泸定桥,阻拦红军北上;后来又调了两个旅赶去增援,妄想把我红军消灭在桥头上。我军早就看穿了敌人的诡计。28日早上,红四团接到上级命令:“29日早晨夺下泸定桥!”时间只剩下20多个小时了,红四团离泸定桥还有240里。敌人的两个旅援兵正在对岸向泸定桥行进。抢在敌人前头,是我军战胜敌人的关键。 


  红四团翻山越岭,沿路击溃了好几股阻击的敌人,到晚上7点钟,离泸定桥还有110里。战士们一整天没顾得上吃饭。天又下起雨来,把他们都淋透了。战胜敌人的决心使他们忘记了饥饿和疲劳。在漆黑的夜里,他们冒着雨,踩着泥水继续前进。 


  忽然对岸出现了无数火把,像一条长蛇向泸定桥的方向奔去,分明是敌人的增援部队。红四团的战士索性也点起火把,照亮了道路跟对岸的敌人赛跑。敌人看到了这边的火把,扯着嗓子喊:“你们是哪个部分的?”我们的战士高声答话:“是碰上红军撤下来的。”对岸的敌人并不疑心。两支军队像两条火龙,隔着大渡河走了二三十里。雨越下越猛,像瓢泼一样,把两岸的火把都浇灭了。对岸的敌人不能再走,只好停下来宿营。红四团仍旧摸黑冒雨前进,终于在29日清晨赶到了泸定桥,把增援的两个旅的敌人抛在后面了。 


  泸定桥离水面有好几丈高,是由13根铁链组成的:两边各有两根,算是桥栏;底下并排9根,铺上木板,就是桥面。人走在桥上摇摇晃晃,就像荡秋千似的。现在连木板也被敌人抽掉了,只剩下铁链。向桥下一看,真叫人心惊胆寒,红褐色的河水像瀑布一样,从上游的山峡里直泻下来,撞击在岩石上,溅起一丈多高的浪花,涛声震耳欲聋。桥对岸的泸定桥背靠着山,西门正对着桥头。守城的两个团的敌人早已在城墙和山坡上筑好工事,凭着天险,疯狂地向红军喊叫:“来吧,看你们飞过来吧!” 


  红四团马上发起总攻。团长和政委亲自站在桥头上指挥战斗。号手们吹起冲锋号,所有武器一齐开火,枪炮声,喊杀声,霎时间震动山谷。二连担任突击队,22位英雄拿着短枪,背着马刀,带着手榴弹,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弹,攀着铁链向对岸冲去。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三连,战士们除了武器,每人带一块木板,一边前进一边铺桥。 


   突击队刚刚冲到对岸,敌人就放起火来,桥头立刻被大火包围了。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传来了团长和政委的喊声:“同志们!为了党的事业,为了最后的胜利,冲呀!”英雄们听到党的号召,更加奋不顾身,都箭一般地穿过熊熊大火,冲进城去,和城里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搏斗。激战了两个小时,守城的敌人被消灭了大半,其余的都狼狈地逃跑了。


  红四团英勇地夺下了泸定桥,取得了长征中的又一次决定性的胜利。红军的主力渡过了天险大渡河,浩浩荡荡地奔赴抗日的最前线。


 


 


附录2《飞夺泸定桥》纯属虚构


来源:张文 NERO的日志


20015月,我们一行五人去四川康定旅游,经过泸定城,少不了要去参观泸定桥。


我们在一家餐馆遇到了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我问:“大爷,请您讲一下当年红军是怎样飞夺泸定桥的,行吗?”大爷非常生气地说:“打哪个嘛(打谁呀)!人都跑光了,打哪个嘛!”“大爷,当年红军来的时候,桥板撬掉没有?”老人告诉我们:桥板是撬了的。当年红军来的时候,泸定已是一座空城。老百姓听说**要来了,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跑了。国民party的军队落在红军一百多公里之外。当时守泸定桥的是一个民团。因为泸定是通往西藏的要道,康熙年间修好泸定桥后就一直有民团守桥,民团是守桥的,而不是对付红军的。红军的先头部队来到桥对面时,民团向桥对面胡乱放了一阵枪后就跑了。红军没有还枪,他们跑了一天一夜,倒在河滩上就睡着了。等到大部队来了后,把老乡的门板取了两个换搭着过桥,然后用城里的门板把桥铺满。红军是排着队过的桥,队伍过完后就放火把桥头堡烧了,说是为了阻挡国军的追击。红军另一支队伍从安顺场过河后,沿公路向泸定城来了,先派来了一个探子,然后来了两个探子,后来又来了三个探子,最后大队伍就来了。讲完后,大爷用质问的口吻说 哪里打过仗嘛?!”


听完大爷的讲述,我们同行的一个小伙子马上说:“我上party校时,有一节party史课讲《飞夺泸定桥》。老师走上讲台,把教科书往桌上一摔说,不看这些,我们讲点真实的历史,飞夺泸定桥没有这回事……


一个参加过中越战争的亲戚,听我讲了这件事后,约了战友专程去泸定考证。回来后对我说,他们在泸定桥的两头仔仔细细查看过,的确没有打过仗的痕迹。


泸定之行,令我非常震惊。“飞夺泸定桥”这样一个荒唐的骗局,竟冠冕堂皇地写进了教科书、party史,甚至拍成电影和电视剧。我时常在思考, party到底还制造了多少弥天大谎?还要继续愚弄欺骗多少国人


 

《“飞夺泸定桥”纯属编造》有2个想法

  1. 文字叙述有不同的作用,在事实基础上进行文学性的夸张,未必就等于“纯属编造”。最简单的例子,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孩子的时候,讲述自己的一些经历时,也都会有意义无意地夸大自己的工业,用语言树立自己较实际更大一些的形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