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的桃子

抗日的桃子


——“共和国的谎言”之一


 


50年前,上小学六年级,语文课本有一篇《桃子该由谁摘》,是毛泽东写的,我现在还能背出开头部分:


抗战胜利的果实应该属谁?这是很明白的。比如一棵桃树,树上结了桃子,这桃子就是胜利果实。桃子该由谁摘?这要问桃树是谁栽的,谁挑水浇的。蒋介石蹲在山上一担水也不挑,现在他却把手伸得老长老长地要摘桃子……


后来才知道,那是《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中的一节。在这篇文章中,毛泽东还写:


  我们解放区的人民和军队,八年来在毫无外援的情况之下,完全靠着自己的努力,解放了广大的国土,抗击了大部的侵华日军和几乎全部的伪军。由于我们的坚决抗战,英勇奋斗,大后方的二万万人民才没有受到日本侵略者摧残,二万万人民所在的地方才没有被日本侵略者占领。蒋介石躲在峨眉山上,前面有给他守卫的,这就是解放区,就是解放区的人民和军队。我们保卫了大后方的二万万人民,同时也就保卫了这位“委员长”,给了他袖手旁观、坐待胜利的时间和地方。时间——八年零一个月……


  按照这篇文章的说法,日本侵略者完全是共产党、八路军打败的,赶跑的,蒋介石及其国军不但一点也没有抗日,反而还躲在峨眉山,被共产党、八路军保卫,“袖手旁观、坐待胜利”,现在抗战胜利了,这位“中国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这个“极端残忍和极端阴险的家伙”却要下山“摘桃”了。


我们学过的政治课本、历史课本,以及中共的各种宣传机器,也总是连篇累牍地宣传,是毛泽东领导全国人民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使中国人民站了起来,他是人民的“大救星”。而国民党和蒋介石,采取“不抵抗政策”,“消极抗日,积极反共”……


这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我们在半个世纪中就是受的这样的教育,根本不知道蒋介石和国民党、国军还曾抗过日。


直到2006年,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才肯定了国民党也是抗日的力量。他指出:


在波澜壮阔的全民族抗战中,全体中华儿女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各党派、各民族、各阶级、各阶层、各团体同仇敌忾,共赴国难。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到处燃起抗日的烽火。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分别担负着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作战任务,形成了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略态势。以国民党军队为主体的正面战场,组织了一系列大仗,特别是全国抗战初期的淞沪、忻口、徐州、武汉等战役,给日军以沉重打击……国民党军“八百壮士”等众多英雄群体,就是中国人民不畏强暴、英勇抗争的杰出代表。


    这个讲话是中共高层首次公开承认国民党抗日,相对于过去的“不抵抗”,“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来说,这是空前“公正”的。但这个讲话给人的印象是国民党、共产党在抗战中平分了秋色,功劳各半。这仍然不客观。


    客观情况是,蒋介石是抗日的领袖[],国民党是抗日的主力,而毛泽东和共产党,才是消极抗日,甚至是联日反蒋。


    请看下列事实。


 


一.洛川会议讲话


洛川会议是193782225日中共中央在陕北洛川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有张闻天、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博古、任弼时、彭德怀、张国焘,部分红军领导及有关方面负责人刘伯承、贺龙、林彪、聂荣臻、罗荣桓、徐向前等23人。张闻天主持会议。会议讨论七七事变后共产党的战略方针。毛泽东在会上作了关于军事问题、国共两党关系问题和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期基本任务的报告。他说:


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避开与日本的正面冲突,绕到日军后方去打游击,要想办法扩充八路军、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要千方百计地积蓄和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


对政府方面催促的开赴前线的命令,要以各种借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军大大杀伤国军之后,我们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夺取国民党的政权。


有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多抗日,才爱国,但那爱的是蒋介石的国,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祖国是全世界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即苏维埃(苏联)。


我们共产党人的方针是,要让日本军队多占地,形成蒋、日、我,三国志,这样的形势对我们才有利,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日本人占领了全中国,到时候我也还可以借助苏联的力量打回来嘛!


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总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十分宣传”。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


在这样的“总方针”主导下,指望共产党积极抗日,怎么可能?


有这样的“总方针”,再说日本侵略者是毛泽东、共产党打败的,赶跑的,无异天方夜谭!


 


二.两党战果比较


共产党的宣传机器,宣称自己领导的军队歼灭日军52.7万,歼灭伪军118万。笔者大半生在谎言和欺骗宣传中度过,现在到了晚年,决不再相信共产党的数字。当然不相信的绝不仅仅是我,民谣是代表民意、民心的,有民谣谈不可相信的“四虚”是:老板的肾,统计局的表,小姐的眼泪,宣传部的稿。共产党宣称自己歼灭日军52.7万,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最近在多个网站查到一则资料:《八年抗战中,国军、共军、日军三方的战报对比》,觉得很能说明问题,从中能得出国共两党歼灭日军的数字:


 


共产党方面


1、平型关战斗


八路战报:歼灭日军10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167人,伤94人(儿岛襄著:《日中战争》,日本文艺春秋社1984年版)


2、广阳伏击战


八路战报:歼日军千余人日军战报:日军伤亡63人(臼井胜美著《中日战争》)


3、晋察冀区反八路围攻


八路战报:歼灭日伪军20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17人,伤52人;皇协军伤亡69人(臼井胜美著《中日战争》)


4、三次破袭平汉路


八路战报:歼灭日伪军12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2人,伤11人,无皇协军伤亡报告(《支那事变陆军作战》)


5、冀中1938年春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歼灭日伪军10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6人,伤26人,皇协军伤亡71人(《华北治安战》)


6120师收复晋西北七城战役


八路战报:歼灭日伪军15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22人,伤51人,皇协军伤亡101人(《华北治安战》)


7、易(县)涞(源)战斗


八路战报: 歼日伪军14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9人,伤22人,皇协军伤亡40人(《支那事变陆军作战》)


8129师晋东南反日军九路围攻


八路战报:歼日伪军40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11人,伤10人,皇协军伤亡79人(《华北治安战》)


9、晋察冀区1938年秋反围攻


八路战报: 毙伤日伪军50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39人,伤132人,皇协军伤亡107人(臼井胜美著《中日战争》)


10、冀中区五次反围攻


八路战报:歼日伪军55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21人,伤65人,皇协军伤亡99人(臼井胜美著《中日战争》)


11、冀南1938年反“扫荡”


八路战报: 毙俘日伪军6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3人,伤11人,皇协军伤亡16人(臼井胜美著《中日战争》)


12、冀南春季反十一“扫荡”


八路战报:歼日伪军30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37人,伤70人,皇协军伤亡81人(臼井胜美著《中日战争》)


13115师陆房突围


八路战报:毙伤日伪军13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10人,伤122人,皇协军伤亡67人(《华北治安战》)


14、五台山区19395月反围攻


八路战报:歼灭日军宫崎部队8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4人,伤27人(《华北治安战》)


15、太行区1939年夏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歼日伪军20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7人,伤37人,皇协军伤亡70人(《华北治安战》)


16、冀中1939年冬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歼日伪军25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27人,伤89人,皇协军伤亡71人(《华北治安战》)


17、北岳区1939年冬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毙伤日伪军36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9人,伤34人,皇协军伤亡95人(《华北治安战》)


18、平西区1940年春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歼灭日伪军800余人,击落日军飞机1架 日军战报:日军亡8人,伤40人,皇协军伤亡22人(《华北治安战》)


19、冀中1940年春季反全面“扫荡”作战


八路战报:毙伤日伪军30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11人,伤91人,皇协军伤亡62人(《华北治安战》)


20、抱犊崮山区反“扫荡”(亦称鲁南区1940年反“扫荡”)


八路战报: 毙伤日伪军22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9人,伤60人,皇协军伤亡58人(《华北治安战》)


21129师白晋铁路破击战


八路战报:歼日伪军6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2人,伤9人,皇协军伤亡12人(《华北治安战》)


22、晋西北1940年夏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毙伤日伪军4490余人俘53人(内含日军11人)日军战报:日军亡37人,伤107人,失踪3人,皇协军伤亡失踪201人(《华北治安战》)


23、冀中1940年夏季“青纱帐”战役


八路战报:毙伤日伪军2100余人俘伪军5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19人,伤22人,皇协军伤亡39人(《华北治安战》)


24、百团大战


八路战报:毙伤日军2万余人、伪军5000余人,俘日军280余人、伪军1.8万余人 日军战报:亡302人,伤1719人,皇协军伤亡失踪1202人(《华北治安战》)


25、太行区1940年秋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 歼日伪军2800余人日军战报:日军亡29人,伤60人,皇协军伤亡44人(《华北治安战》)


26、冀中1940年冬季攻势


八路战报: 歼日伪军23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10人,伤27人,皇协军伤亡59人(《华北治安战》)


27、太岳1940年冬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歼日伪军26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7人,皇协军伤亡15人(《华北治安战》)


28、晋西北1940年冬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毙伤日伪军2500余人日军战报:日军亡8人,伤44人,皇协军伤亡102人(《华北治安战》)


 


国民党方面(仅列参战十万人以上的著名战役)


1、凇沪会战


国军1937年战报:日军伤亡6万余人;孙元良个人在2005年估计日军伤亡45万。日军战报:日军在1937年公布自身死亡9115,31157,共计伤亡40672.


2、太原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4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亡2.6万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


3、南京保卫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1.5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亡7600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


4、徐州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5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在1937年承认伤亡3.2万余人


5、武汉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20万余人


日军战报:自身伤亡3万余人,因病减员6.7万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6、随枣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4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亡1.3万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7、枣宜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2.3万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亡9000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8、南昌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1.2万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亡9000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9、第一次长沙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2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亡3600人,病6119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10、昆仑关战役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1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亡8100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11、桂南会战(包括昆仑关战役)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2.3万余人日军战报:日军伤亡1.2万余人(日本出版的《战史丛书大本营陆军部》)


12、豫南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1.2万人日军战报:日军伤亡9000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13、上高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2万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亡9000余人,病减员6000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14、晋南(中条山)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9900人 日军战报:日军损失计战死670,负伤2292名(《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15、第二次长沙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2万余人(也有说4万) 日军战报:日军伤亡7000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16、第三次长沙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5万余人 日军战报:伤亡6000,其中死亡1600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17、浙赣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3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亡17148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18、鄂西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4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损失4000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19、常德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5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损失2万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20、豫中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40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损失3350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21、长衡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6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损失6万余人(双方数字惊人的相似)(《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22、桂柳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3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损失1.6万余人(《战史丛书大本营陆军部》)


23、缅北会战


国军战报:毙伤日军9万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亡4万余人(《中国事变陆军作战》)


 


从这个资料可以看出这样的差异:


1.共产党的战报,大大夸大歼敌数量,与日军公布的数字相差极大,竟至百倍;国民党方面虽然也有夸大,但与日方数字差异不大。


2.日方提供的伤亡数字出自日本厚生省统计,由于要当作“英灵”供奉在靖国神社中,数字比较准确。特别是将其数字进行国共两党歼敌数量的比较,则非常恰当,因为对日军来说,国共双方都是作战对象,不会在数字上“偏袒”哪一方。


这份数据,可以再次证实这样的事实:


1.八年的抗日战争,有名的战役,除“平型关大战”、“百团大战”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打的之外,其余都是国民党领导的国军打的。其中平型关毙敌167人,百团大战毙敌302人,此外共军再无有影响战斗。


2.日军八年中在中国关内地区死亡人数一共是45.6万人,其中被共军击毙的只不过800多人,其余都是国军击毙。共军击毙日军比例,不过0.2%,与国军比例之悬殊,令人不好意思相信。(注:笔者曾怀疑国军毙敌800多人的数字可能不准确,但除了平型关与百团大战没有其他大战,不会出入太大。)


还应当知道,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分别是林彪、彭德怀背着毛泽东搞的,都受到毛的严厉批评。请看林彪1941年在苏联治伤时向共产国际写的报告:“我不止一次请求中央同意出击日军,但没有接到任何答复。我只好自作主张打了平型关那一仗。”毛本来反对打这仗,说是帮蒋介石的忙。但既然打了,而且效果很好,就如林彪3年后报告的:“直到今天还在用这场战斗做宣传,我们所有文章里都只有这场战斗好提。而百团大战,我们年轻时就受到这样的教育:“战术上是成功的,战略上是失败的。”彭德怀搞“百团大战”受到毛泽东的严厉批评,接受这次“失败”的教训,“百团大战”(1940年)后,中共部队再没有与日军打过一场像样的仗!相反却发动了大规模内战,抢占国民政府在敌后的众多抗日根据地,再发展到“联日反蒋”,实现他的“三国志”谋略。


 


三.联日反蒋


193781,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对南方各游击区的指示”,该指示明确指出:


“新四军只需图扩张和发展;如有人妨碍和阻止新四军的发展与扩张,能坚决消灭者则坚决地消灭之;新四军只准相机袭击伪军和只在需要时才允许迎击小股日军。”


据此,新四军成立以后,从来就只图“扩张和发展”,从来只打国军,不打日寇。语文课本上大力宣传的著名的“黄桥战役”,便打的是内战,消灭的是国民党正在抗日的“顽固派”——曾血战台儿庄的韩德勤部。如果说八路军还勉强配合国民党军队打了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的话,那末,新四军非但没有与日寇打过一次有影响的仗,而且纯粹是打内战的先锋与祸水,甚至是毛泽东“联日反蒋”的主要执行者。


“联日反蒋”的具体执行者是潘汉年。潘汉年于1943年奉毛泽东指示开始着手和冈村宁次以及在南京的汪伪政权谈判缔约。关于这段历史,曾做过国共双方记者的顾雪雍《我所知道的“五方特务”袁殊》一文,披露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抗战开始后,毛泽东深感与日军作战只会吃亏消耗实力,难以实现推翻国民政府而统治天下的梦想,就决定借鉴三国时代蜀国吴国联合反魏的计谋,制定了“联日反蒋”的《三国志》谋略。1941年他致密电给新四军政委饶漱石:“望派人代表我与日汪商谈‘联日反蒋’,并立即停止部队与日军的战争行动”(见王明回忆录)。饶把这个任务交给情报部长潘汉年。潘随即赴上海“岩井公馆”找他的搭档袁殊,再会见日本特务头子岩井,然后他们三人再去见日寇派驻中国的最高特务机关“梅机关”首脑影佐帧昭少将。岩井和影佐早就与潘汉年有“交换情报”的亲密关系,互相熟悉,现在知道潘已不是一般情报员而是“毛泽东特使”,就优礼有加(给他特别通行证,让他以“胡越明”假名按月在“岩井公馆”领取大量活动费,在最高档的汇中饭店开了房间给他居住),在举办欢迎盛宴后会谈3天,达成了重要默契,写了会谈纪要,主要内容是:①日军与中共部队停止一切军事行动,互相和平共处;②中共负责保护铁路交通安全,不得破坏;③中共可到日占区采购战略物资;④对中共开放长江封锁线,中共人员物资可顺利在长江两岸通行等。这些默契使双方获得极大好处:日寇不再受中共部队威胁,得以抽调大量兵力通过铁路进攻僻处西南的国军和东南亚盟国军队;中共则不再担心日寇扫荡,开始在日占区后方攻占所有国民党抗日根据地,使中共大大扩张了地盘和军力。


“谈判结束后,潘经影佐批准,并由影佐指派伪江苏省长兼汪伪政府警政部长的特工头目李士群陪同潘赴南京会见汪精卫(影佐为防潘与汪密谋反日活动,才派李士群同去以进行监视)。其实潘汉年此行不过是把他与日寇商定的事向汪通报一下,并代表毛泽东向毛的恩师汪精卫作礼节性的拜访而已(早年汪任国民党宣传部长时曾提拔毛任副部长),这次会见并无实质性内容。潘的这些活动,全都受命于毛泽东。”


 


四.关键一击


最后还有一点必须说明,抗战之所以能够胜利,日寇之所以宣布投降,固然因中国军民艰苦战斗八年,但是光凭中国的力量不可能取胜,关键还是靠美军以牺牲12万士兵的代价,打到了日本本土,特别是1945869日分别在广岛和长崎扔下两颗原子弹。这两颗原子弹给日本侵略者以毁灭性打击,致使日本政府于810通知瑞士瑞典等中立国,表示愿意投降。815正式宣布投降,92举行受降仪式。


 


 


 


 


附录:洛川会议讲话:抗战中的真假毛泽东


作者:杨士进


 


 



[]这一点,连当年的毛泽东也承认。毛在1938年曾给蒋介石写信:“介石先生惠鉴:恩来诸同志回延安称述先生盛德,钦佩无余。先生指导全民族进行空前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凡我国人无不崇仰。十五个月之抗战,愈挫愈奋,再接再厉,虽顽寇尚未戢其凶锋,然胜利之始基,业已奠定,前途之光明,希望无穷……



[]毛在洛川会议上的讲话,真伪目前有争议,笔者认为文字可能有出入,但大致真实可信。为此在本文后面附录了历史学者杨士进的考证文章:《洛川会议讲话:抗战中的真假毛泽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