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孝纯先生和“大语文教育”

 


师孝纯先生和“大语文教育”


张国生


 


【张孝纯简介】


    张孝纯先生,名世继,以字行,是我国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大语文教育”思想的创始人。


    1926年旧历二月十八,孝纯先生生于河北省丰南县一个农民家庭。三岁时,过继给伯父张麟阁,从此接受严格的家庭教育。5岁时,在伯父的严格要求和悉心指导下,已能背诵“三百千”和《古唐诗合解》中的全部五七言绝句,并开始写五绝诗。13岁,在私塾学完“四书”和《诗经》,并能全部成诵。由于功底深厚,中学阶段成绩优异,并开始了对国学的广泛涉猎。1945年日寇投降后,考入燕京大学文学院。因自幼矢志教育,第二年选入教育系。


孝纯先生19498月参加教育工作,先执教于北戴河临抚师范,后入昌黎汇文中学。因学识渊博和教学有方,二十几岁便蜚声唐山教育界,可谓年少得志。1958年,因给党提意见被打入“右”册,并发配团泊洼农场“劳改”三年。1961年下放隆尧一中,1963年调邢台一中。文革中又惨遭迫害。但即使此时,他的学识也为世公认,有“活字典”的美称。阴霾扫除后的1979年,孝纯先生评为我国首批特级教师,此后长期担任全国中语会理事和学术委员,河北省中语会副理事长、顾问。1982年他选邢台八中做实验点,主持“大语文教育”实验。1983年春当选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1986年当选河北省政协常委。19921025因肺癌逝世。


 


【教育思想】


孝纯先生献身教育事业四十余年,对我国教育事业的主要贡献是创立了“大语文教育”的思想。这种思想主张语文教学以课堂教学为轴心向学生生活的各个领域开拓,延展,全方位地把学生的语文学习同他们的学校生活、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有机地结合起来,把教语文同教做人结合起来,把传授语文知识、发展语文能力同发展智力素质与非智力素质结合起来,把听,说,读、写四方面的训练结合起来,使学生接受全面的、整体的、能动的、网络式的和强有力的培养训练。


“大语文教育”的教学结构由“一体两翼”组成:主体是课堂教学,两翼是课外活动和利用语文环境。这种教学结构打破了千百年来把学生关在教室里一味读文、写文的封闭式格局,把学生从旧式语文教学的“狭的笼”中解放了出来。


孝纯先生提出“大语文教育”思想以来,影响不断扩大。


首先,中语界教育专家给以很高评价。孝纯先生是在全国中语会组织的活动中正式提出和阐述这种高屋建瓴的思想的,他关于“大语文教育”的论文,也多发表与中语会的刊物和书籍中。这种思想一提出,中语界的许多专家就大加赞扬。刘国正先生在他的多篇文章和多次讲学中都宣传和赞扬这种思想,他曾为孝纯先生题诗:“燕赵多佳士,今传大语文。课堂譬花果,社会乃其根。土沃椒兰茂,源开江海深。八方争览胜,烂漫杏坛春。”顾黄初先生撰文认为,“大语文教育”是“语文教学改革的一种趋势”。张锐先生撰文:“‘大语文教育’是符合世界教育发展潮流的成功实验”。朱绍禹先生1984年曾在邢台八中预言:“早晚有一天,全国的中小学语文教学都会向你们靠拢”。


其次,课本越来越充分地体现“大语文”的思想。人教社的新课标课本就公开声明要树立“大语文教育”观念(见其教师用书的“说明”),课本中符合“大语文”思想特别是利用生活中的语文学习资源的内容相当多,让你不知不觉中就搞了“大语文”。


再次,各地的“大语文”实验如雨后春笋。张孝纯先生在世时,各地就有一百多位教师或整体或部分地参与我们的实验;到今天,许多地方在推行“大语文教育”,数字已无法统计。


再次,报刊、书籍、网络中,“大语文”的内容数不胜数。《语文学习》从19937月开始在封面上引录美国教育家华特·B·科勒涅斯克的“语文学习的外延和生活的外延相等。”当时的主编唐晓云先生说,这说明我们是赞同“大语文教育”的。《语文报》主页有“主编寄语”:“站在新世纪的起跑线上,我们将继续高扬‘大语文教育’的旗帜”。如果你用“百度”搜索“大语文”,会有几十万个相关网页。


“大语文教育”也获得了不少奖励。例如2001年全国中语会首届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经验交流会暨成果展示会大语文教育课题获得综合成果一等奖,2004年、2008年,分别获河北省第九届、第十一届优秀教育科研、教学实验成果评选一等奖。


最重要的是,《语文课程标准》与“大语文教育”的思想出奇地一致。有不少专家学者认为课程标准倡导“大语文教育”的观念,课标研制组组长巢宗祺先生也曾说,课程标准就是要突出“大语文教育”的思想。还有专家认为,现在“大语文教育”几乎成了语文教育界的主流思想。课程标准体现“大语文教育”的思想最突出的是下面几点。(1)联系生活。“大语文教育”思想的核心是联系生活。张孝纯先生最初把“大语文教育”概括为四句话,第一句便是“联系社会生活”。新课标特别强调“与生活的联系”,有许多关于联系生活的规定。“生活”一词在课标中竟出现了21次,它强调与生活的联系超过历次教学大纲。(2语文学习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大语文教育”之“大”,突出地表现在“利用语文学习环境”,即利用生活实践中的语文学习资源,这是“大语文教育”最突出的标志。新课标也特别强调语文学习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在“课程的基本理念”中,课标要求树立这样的理念:“学习资源和实践机会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在“实施建议”中,专门有一节就是“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它要求:“要有强烈的资源意识,去努力开发,积极利用。” (3积累  “积累”本是我国传统教育的一项成功经验和优秀传统,但被不肖子孙们当作“糟粕”抛弃,只有那些具有真知灼见且不赶“潮流”的人才认识它的价值和意义,孝纯先生就是其中一个。“重积累”写进“大语文教育”的各种规划、纲要和不少论文。当时和着盖寡,但他去世还不到10年,“积累”成了新课标的一个高频词汇。“积累”一词在课标中出现了14次,大致分为两类:一是要求积累语言材料,二是要求积累生活素材。(4口语交际。“大语文教育”重视听和说的训练,它的重要原则之一是“把读写听说四方面训练结合起来”。新课标没有用“听说训练”之类的概念,而是用“口语交际”。这比“大语文”站得更高,认识更深。课标中还有许多与“大语文教育”相同或相似的内容。例如“大语文”的一翼是“课外活动”,而新课标也特别重视“活动”。“活动”一词共出现26次,只是它去掉了“课外”二字。我觉得去得好,因为“活动”既可以在课外,也可以在课内,比“课外活动”范围更大,在教学中的地位更高。还有综合性语文学习,此前孝纯先生和笔者文章中虽然没有提到过“综合性语文学习”的概念,但实际上组织过许多综合性语文学习活动。


为什么课标与“大语文教育”有这么多相同、相似的内容?笔者认为,制定课标的专家们可能会吸纳“大语文”的一些主张,但这不是主要的、根本的。根本的是,这些专家和孝纯先生在语文教学规律的认识和把握上有共同的真知灼见,都处在高屋建瓴的地位,都掌握了语文教学的真谛。


今天“大语文教育”的思想已经“烂漫杏坛春”了,我想,面对这些,孝纯先生应当含笑九泉了——你生前虽屡屡遭受不公正待遇,但是,你的身后却誉满天下,你的思想影响历久弥著,无数语文教育工作者在走你的未竟之路,甚至,连你的反对者也声称搞“大语文教育”。屈指细思量,天下为教师者,几人能够?


 


孝纯先生是我高中时代的语老师,后来搞“大语文教育”实验,他选我合作,朝夕相处10年,最后我成为他这种思想的传人。我有今天,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先生的栽培。


值此中语会成立3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以纪念。


 


【张孝纯论“大语文教育”的主要文章】


1.《“大语文教育”索绪》(编者注:这是“大语文教育”的开山之作),发表于当时的全国中语会会刊《语文教学论坛》1985年第34期合刊。


2.《“大语文教育”刍议》(编者注:这是“大语文教育”的代表作),发表于《河北师院学报》1986年第1期,后多家书刊转载。


3.“大语文教育三论”(编者注:是张孝纯先生对“大语文教育”的全面系列论述,包括《“大语文教育”的基本特征——一谈我的“大语文教育观”》《“大语文教育”的主要教学模式——二谈我的“大语文教育观”》《“大语文教育”整体结构功能的优化——三谈我的“大语文教育观”》三篇),连续发表于《天津教育》1993年第6-8期,接着人大学复印报刊资料《中学语文教学》予以转载。


4.《谈“大语文教育”实验》《从继承和发展的角度看“大语文教育”》两篇,发表于张志公、刘国正主编《语文教学改革新成果选粹》。


5.《走“大语文教育”之路》,发表于《红烛集》,山西希望出版社出版。


6.《说说我的“大语文教育”实验》,发表于《河南教研资料》1987年第2期。


7.《教学改革要着眼于教育的整体效益——“大语文教育”实验体系概述》,发表于国家教委师范教育司主编《全国特级教师经验选》第2集,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


8.《中学文言文教学与“大语文教育”》,原是河北省中语会第四届年会论文,发表于《大语文教育论集》,人民教育出版社20025月出版。


9.《一条最广阔的语文教改之路》(与张国生合作),发表于《中国教育学刊》1992年第2期,接着人大复印报刊资料《中学语文教学》转载。


10.《谈优化语文教育环境》(与张国生合作)发表于北京师范大学《学科教育》1993年第2期,接着人大复印报刊资料《中学语文教学》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