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大语文教育”20年

 


中语会第八届年会论文


回眸“大语文教育”20


张国生


 


内容提要


20年的“大语文教育”实验可以说充满艰辛与奋斗,特别是前十年。一是工作异常繁重,二是有习惯势力和应试教育风潮的巨大抵抗,三是有腐败势力的严重干扰。然而“大语文教育”实验在孝纯先生在世时,就至少取得三大成绩。一是构建了“大语文教育”的思想体系。这个体系,以联系学生生活为思想核心,以“一体两翼”的模式为主要特征。二是取得了超乎预料的成绩。三是师生二人在学术刊物发表了近百篇文章。这使“大语文教育”的思想在国内语文教育界产生了较为广泛的影响。那时的“大语文教育”实验也有不少遗憾。结构体系构建得过于庞大,操作起来有相当难度,对教师的要求也比较高,加上与应试教育的一些龃龉,可以说是曲高和寡。


张孝纯先生去世后,“大语文教育”继续进行并有所发展。一,反思、简化、修改“大语文教育”的思想体系和实施方法。二,把“大语文教育”实验扩大到小学。三.电脑辅助教学占领教学现代化的制高点.


近些年来,“大语文教育”的思想已被语文界所接受,影响越来越大。这表现在:1.《语文课程标准》倡导“大语文”。2.课本体现“大语文”。3.考试的“指挥棒”转向“大语文”。4.各地的“大语文”实验如雨后春笋。5.报刊、书籍、网络中,“大语文”的内容数不胜数。


 


 


20039月,我们的“大语文教育”实验整整20年了。20年,在语文教育史上如白驹过隙,但对我来说,却是充满奋斗,充满自豪,也不无遗憾的“生命的二分之一”。对我的恩师——“大语文教育”思想的创始人张孝纯先生来说,这20年已为他在我国语文教育史上写下了重重的一笔。


 


(一)


19829月,张孝纯先生从河北教育学院调回邢台,准备进行“大语文教育”实验。1983年初,当时的省教育局续树伟局长安排李春副局长来邢台落实了三件事:确定实验点为邢台八中;确定并调动两名实验教师,组成实验研究小组;每年拨三千元实验经费。当年暑假前,人员调齐到邢台八中。91日实验正式开始。实验研究小组起初是三个人,号称“邢台三张”。“鼎盛时期”也只有5个人,但其他人都由于各种原因先后退出了。所以张孝纯先生在世时,从事这项工作的主要是我们两个人。


起初并没有“大语文教育”的名称,只是确定了联系社会生活、着眼整体教育、坚持完整结构、重视训练效率等原则。名称的确定是在一年以后,经过了反复的琢磨和研究。“大语文教育”之名第一次对外发布是19851月,全国中语会的会刊《语文教学论坛》在沈阳和长春召开研讨会,会上张孝纯先生讲学的题目是《“大语文教育”索绪》。后来孝纯先生将此文进一步修改,改名为《“大语文教育”刍议》,获1985年全国中学语文教学优秀论文奖,首发于《河北师院学报》。这篇文章可以说是“大语文教育”的开山之作,也是孝纯先生的代表作之一,不少报刊曾经转载。此后,“大语文教育”之名逐渐为教育界所知。


 


(二)


20年的“大语文教育”实验可以说充满艰难与奋斗,特别是前十年。


一是工作异常繁重。“大语文教育”的总体模式是“一体两翼”——课堂教学、课外活动和利用语文环境。其中课堂教学这一块负担就要重许多。别的不说,仅大量的“参读教材”一项,都由我们自己选编、自己刻蜡纸油印。我们组织的课外活动是大量的,活动最多时,每天都有一到几项。利用语文学习环境,包括教室语文环境、学校语文环境、家庭语文环境、社会语文环境。每一种“环境”都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不但教两个班的语文课,甚至还有一年同时担任两个班的班主任。


二是有习惯势力和应试教育风潮的巨大抵抗。例如许多人不相信我们能用低负担实现高质量;有些人甚至认为学习负担就不应该低。后来,上海教育学院谢淑贞教授来我校主持过一次“发散性思维测验”,选实验班和一个最好的平行班对比,结果是实验班高出22.87%,我们的主张和成绩才被大家承认。对这一类的抵抗,孝纯先生曾多次引用马克思的话告诫我们:“在科学的入口处,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从事教改实验的教师,必须有“下地狱”的思想准备。


三是有腐败势力的严重干扰。现在看来,也不能单纯责怪腐败势力,也应该责怪我们自己:我和孝纯先生都是只会“读书”而不会“为人”,总以书中和文件中的理念面对现实,因而迂腐得可笑。孝纯先生曾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为人民群众转送过一些申冤和检举腐败的材料,使其中一些问题得以解决;他自己也亲自检举过贪官污吏的违法乱纪事件。结果他成了贪官污吏们的“公敌”。被查处的腐败者们疯狂地对他进行打击报复,甚至有人扬言要置他于死地。在这种背景下,“大语文教育”事业要经受怎样的考验也就可想而知了。


然而“大语文教育”实验在孝纯先生在世时,就至少取得三大“苦劳”(不敢说功劳)。


一是在理论和实践上构建了“大语文教育”的思想体系。这个体系,以联系学生生活为思想核心,以“一体两翼”的模式为主要特征。


语文教学联系生活的问题在我国长期没有解决好。刘国正先生曾指出,我国的传统语文教育有许多优秀传统,有许多成功经验,最大问题就是几乎完全脱离生活。解放后的几十年,这个问题也没有解决好。李杏保、顾黄初两位先生合著的《中国现代语文教育史》“大语文教育观的提出”对此也有论述。该书认为,是张孝纯先生最早既从理论上又从实践上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所创立的“大语文教育”思想最根本的一句话就是:语文教育以课堂教学为轴心向学生生活的各个领域开拓、延展,全方位地与他们的学校生活、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有机结合起来。”由此我们可以认识到,张孝纯先生为我国的语文教育事业做出了怎样的贡献!


“大语文教育”与生活结合,并不是徒托空言,并不是只提出了一种理论,一种原则,而是从整体到局部的各种教学模式和实施方案中,都有其具体实施措施。其中最能体现这一思想的就是“一体两翼”的总体模式。关于“体”和“翼”的关系,孝纯先生说:“无体则失去主导,无翼则不能奋飞。”这实在是对语文教学理论的一种突破性的贡献——不但突破了课堂、课本这个“狭的笼”,而且突破了课堂教学、课外活动(活动课)这个并非“狭的笼”的模式,把语文教学开拓、延展到社会生活这广阔而丰富的大书、大课堂中去。


第二是取得了超乎预料的成绩。成绩表现在:1.学生思想道德状况发展好。前几届实验班均被评为市级先进班级体。2.学生智力发展好。3.历次中考,实验班最差成绩也保持在全市普通学校第一名。4.学生知识面比较宽,知识积累比较丰厚,因而说话、作文视野比较宽阔,内容比较丰富,创造力、实际才干比较强。还获得过“全国红领巾读书读报活动奖”和“全国创造杯活动奖”。5.实验班学生学习比较有后劲,成材率高。以第一届“大语文教育”实验班为例,当时,他们的升学率远高于一般;现在,这届学生中有5位博士或博士后,包括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加州理工学院等名牌大学的博士。还有一位王志杰同学不仅是博士,还是团中央委员,全国学联副主席。这样的成材率,在重点学校,特别是名校也许并不算突出,但我们邢台八中是非重点学校,这些学生入读我们实验班时,都是未被重点学校录取的。当年确定实验点时,孝纯先生坚持一定要选一所非重点学校,他一定要让“大语文教育”的主张在大面积的一般学校也能开花结果,这是何等的气魄!


第三是师生二人在各学术刊物发表了近百篇文章。这使“大语文教育”的思想在国内语文教育界产生了较为广泛的影响。


那时的“大语文教育”实验也有不少遗憾。从结构体系上说,构建得过于庞大,操作起来有相当难度,对教师的要求也比较高,加上与应试教育的一些龃龉,在当时难以大面积推广,可以说是曲高和寡。从实际操作上说,把大量时间与精力用在与应试无关或关系不大的工作上,所以,尽管十年辛苦不寻常,这辛苦却没有在应试上充分显示出来。好比一位十项全能运动员,只和短跑运动员比赛百米,并以此衡量其运动水平,总要吃许多亏。


 


(三)


张孝纯先生去世后,“大语文教育”继续进行并有所发展,主要表现在下面几方面。


一,反思、简化、修改“大语文教育”的思想体系和实施方法。


人困难的在于否定自己。通过几年的反思,包括痛苦的反思,我认识到,过去的“大语文教育”确实有一些问题,需要简化和修改。例如:


结构有不够严谨之处。1992年,北师大语文教学法教授张锐先生指出,“一体两翼”的“两翼”不应是并列关系而应是包容关系——课堂教学和课外活动应包含在语文环境之中。根据他的建议,我们把“一体两翼”的模式改为“三个课堂”:第一仍是课堂教学,第二是语文活动,第三是社会生活中的语言实践。


结构体系构建得过于庞大和复杂。“大语文教育”把课堂教学分为“课文阅读教学”、“参读教学”、“最基本的语文规律教学”、“说写教学”、“考试考查”等几部分,这几部分又各有一套原则和方法,各部分又以单元教学的形式结构在一起……确实是复杂了一些,也死板了一些。越复杂和死板,就越难以施行。不如只规定几条基本原则,具体方法由实施者根据自己的情况去灵活掌握和创造,从而实现百花齐放,异彩纷呈。


有的内容并非必需。如“字法”、“词法”、“句法”、“篇法”等“最基本的语文规律教程”,虽有助于语文能力的形成,特别是“字法”教学对打牢字的功底大有作用,但教学确实很困难:(1)毕竟不属于大纲规定的内容,中考高考都不考,师生积极性不高;(2)对老师要求太高,没有多少语文教师能全部掌握这些知识;(3)不符合语文教学应淡化语法,加强语感培养的要求。因此这些内容只好割爱。一些必要的知识可在教学中适当联系,部分学生若对其系统知识有兴趣,可在课外活动中进行。


操作起来有相当难度。除了四部“最基本的语文规律教程”等内容对教师的要求较高之外,再例如“优化语文教育环境”的工作(见我们的论文《谈优化语文教育环境》),那么多困难而又不能立竿见影的工作,远不是一个语文教师所能实现。


那么简化修改之后的“大语文教育”应是怎样的呢?我认为提倡最基本的一条就可以了——语文教学向学生生活的各个领域开拓、延展,全方位地与他们的学校生活、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有机结合。有了这一条,其教学模式自然会是由“三个课堂”或“一体两翼”组成,也自然会利用生活中学语文的种种渠道与资源,并且自然会加强课内与课外的沟通,原有的各项内容也就囊括和溶化其中了。有了这一条,实施“大语文教育”的教师可以充分发挥各自的创造性,使其实施措施百花齐放。


二,把“大语文教育”实验扩大到小学。


“大语文教育”的思想,同样适用于小学及成人的“终身语文学习”。只在中学进行,则不能能充分体现它的价值;中小学连续实施,学生的语文素质和语文能力更会大大提高。因为人的语言能力的形成,婴幼儿时期最关键,之后效率随年龄递减。为此,1997年以来,我们进行了在小学实施“大语文教育“的尝试。主要作法是:


在小学低年级,以集中识字、快速识字为侧重点。


有一个最基本的道理:识字,是读书的前提;读书,是写作的前提。所以学语文必须从识字开始。而识字的多少和效率的高低,又制约着阅读、写作等能力的发展。因此识字越早,阅读、写作能力的形成也越早,识字效率越高,阅读、写作能力的形成越快。我国传统教育的一个十分宝贵的经验,就是在蒙学阶段集中识字和快速识字。可是这项优秀传统,后来来却被当作糟粕抛弃。现代的小学识字教学效率实在太低,识字教学中知识与思想的含量也太低。


为改变这种情况,我们在完成通用课本的识字、写字教学任务的基础上,又自选、自编补充教材搞集中识字。补充教材有下列几种:①《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或“三百千”选读。②儿童喜闻乐见的古诗、儿歌、谜语、寓言故事等。③常用独体字。④分类常用字。补充教材的教学要求与课本不同:课本要求四会”,补充教材只求“一会——会认。否则,识字不可能快和多。此外我们还有两条富有“大语文”特色的措施:在课外阅读中识字,在生活中识字。


以上措施可以保证学生一年识字1500以上。深圳的几种媒体曾对此作过报道。值得欣慰的是,这些目标和做法与新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一致。“标准”第一学段(12年级)“阶段目标”要求:“认识常用汉字16001800个,其中8001000个会写。”“诵读儿歌、童谣和浅近的古诗,展开想象,获得初步的情感体验,感受语言的优美。”“积累自己喜欢的成语和格言警句。背诵优秀诗文50篇(段)。课外阅读总量不少于5万字。”这正是我们前几年实验中的做法和已实现的目标。


在小学高年级以大量阅读、大量积累为侧重点。


这一点也是建立在按“大纲”要求完成课本教学任务的基础上。之后,再大力开展以课外阅读为中心的课外活动,以扩展学生视野,开阔其知识面。课外读物应是中外名著和报刊中适合儿童阅读的那一部分,其中,诗词和韵语读物应占相当比重。这也是借鉴我国传统教育的成功经验。


不但要大量读,还要大量背。在这方面,现代语文教学也曾走入误区。我国传统教育主张大量背诵,甚至许多并不理解的内容也让学生死记硬背。此法有其弊端,但也有其合理因素:人的语文能力特别是说写能力的形成,是必须建立在一定的知识积累和语言材料积累的基础之上的。这些只有背过,才能化为身内之物,做到出口成章和下笔如有神。人有记性,有悟性,年少时多记性少悟性,年长后多悟性少记性。不理解,利用记性好时先背过,那是储备了一笔财富。从这个角度说,不理解而死记硬背,也并非没有道理。若等长大了能理解的时候再“活记软背”,恐怕就错过最佳时机了。就像我们这一代,从小受“左”的教育,传统文化没学多少,后来认识到这一缺陷,赶紧弥补,虽也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但总是忘性大,记性小,事倍功半。成为鲜明对照的是先师孝纯先生,3岁时接受传统教育,5岁已背过“三百千”和《古唐诗合解》中的全部绝句,13岁背完四书和《诗经》……这些东西由于是少年时背过的,印象极深,到老不忘,说话作文信手拈来,挥洒自如,思想深刻,语言精辟。根据这些经验和教训,我们应当利用少年时代机械记忆力强且不易遗忘的特点,让他们大量背诵、积累。当然,我们让学生背诵的内容应是经过历史检验和筛选的优秀诗文,应是知识性、哲理性的文化精华,而不是“回字的四种写法”之类的知识垃圾。


这种做法与新课标要求一致。新课标要求16年级学生背诵古今优秀诗文160篇(段),79年级学生背诵80篇(段),合计240篇(段),大概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


.电脑辅助教学占领教学现代化的制高点.


10年来,最大的提高是在电脑辅助教学方面。我在这方面投入很大,不但先后自费购置了两台电脑,而且购置了800多张光盘的软件素材,还自费到一些地方拍摄图片,资金少说用了五、六万元。更大的投入是时间精力上,多年来几乎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至今我已经制作了两套分别配合义务教育课本和新课标课本的150多个有一定质量的课件,名之为“大语文+数字化教学系统”,交给了教育科学出版社并签了出版协议,几个月后便能面市。全国中语会2002年多媒体教学研究大赛,我获得“课件”和“论文”两个一等奖,可以说,电脑使我的语文教学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由于电脑的辅助,也由于其他因素,我的教学质量也进一步提高,可以说能经得起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双重考验。近几年的中考都取得好成绩,有两届及格率、优秀率、平均分都大大超过当地的省一级学校。


 


(四)


这些年来,“大语文教育”的思想已被语文界所接受,影响越来越大了。这表现在下述几个方面:


1.《语文课程标准》倡导“大语文”。新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全面体现了“大语文教育”的思想。如果在“语文课程标准”前面加上一个“大”字,叫它“大语文课程标准”,不但一点也不为过,反而比我们自己对“大语文”的阐述更全面和精辟。不少专家学者都认为,课标体现了“大语文教育”的思想,倡导“大语文教育观”。人民教育出版社崔峦先生《〈语文课程标准〉问答》在回答“语文课程标准倡导哪些课程理念”时说:“《语文课程标准》在课程建设上,倡导要有大视野,要树立大语文教育观。”我认为最突出的是下面几点。


“大语文教育”的精髓是联系生活,新课标特别强调“与生活的联系”。我利用电脑的“查找”功能,将新课标搜索了一遍,发现“生活”一词在课标中竟出现了21次,超过历次教学大纲。


“大语文”之“大”,突出地表现在利用生活实践中的语文学习资源。新课标也特别强调语文学习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在“课程的基本理念”中,课标要求树立这样的理念:“学习资源和实践机会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在“实施建议”中,专门有一节就是“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它要求语文教师:“要有强烈的资源意识,去努力开发,积极利用”,“应高度重视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


课外活动是“大语文”的一翼,新课标也特别重视活动。“活动”一词共出现26次,只是它去掉了课外二字。我觉得去得好,去掉后,活动既可以在课外,也可以在课内。新课标这一主张比大语文大语文


此外还表现在识字、积累、口语交际、综合性语文学习,还有自主、合作与探究……


为什么新课标与“大语文教育”有这么多相同的内容?我想,制定课标的专家们可能吸纳了“大语文”的一些主张,但即使确实如此也不是主要的、根本的。根本的是,这些专家和张孝纯先生在语文教学规律的认识和把握上都处在高屋建瓴的地位,都有共同的真知灼见,都掌握了语文教学的真谛。其实,“大”不应是“大语文”所特有,这个“大”字完全可以去掉——“语文”本来就应该是“大语文”,“大语文”其实就是“语文”,只是古代的科举和现代的科举把“语文”搞“小”了,扭曲了,使之误入歧途。现在,是恢复“语文”的本来面目而“反之正”的时候了。恢复反正的最好办法,就是严格执行《语文课程标准》。


2.课本体现了“大语文”的思想。特别是新课标课本,符合“大语文教育”思想特别是利用生活中的语文学习资源的内容相当多,让你不知不觉中就搞了“大语文”。有篇文章开头就说:翻开新课标课本,“扑面而来的是时代气息和改革锐气,集中体现了素质教育精神和大语文教育思想。”(黄伟《切实推进语文教材改革全面提高学生语文素质》)


3.考试的“指挥棒”转向“大语文”。过去的考试中,搞“大语文”吃亏,读死书的沾光;现在反过来了。所以特级教师陈臣仲先生说,即使是单纯追求升学率,也得实行“大语文教育”。


4.各地的“大语文”实验如雨后春笋。张孝纯先生在世时,各地就有一百多位教师或整体或部分地参与我们的实验;到今天,这个数字已无法统计。四川石柱县的谭小林老师是较早从事“大语文”的,后被评为特级教师和“全国模范教师”。山东诸城市教研室主任李庆平先生在整个诸城地区推广“大语文教育”,并且搞得有声有色,其气魄令人赞叹。199710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召开全自治区的“大语文教育”研讨会,推广这种思想。从报刊上和网上看,许多地方在推行“大语文教育”。


5.报刊、书籍、网络中,“大语文”的内容数不胜数。《学语文》早在90年代初,就把“大语文教育”作为自己的办刊方针。《语文学习》从19937月开始在封面上引录美国教育家华特·B·科勒涅斯克的“语文学习的外延和生活的外延相等。”主编唐晓云先生说,这说明他们的是赞同“大语文教育”的。《语文世界》每期的封面上,都有“青少年的,大语文的”几个字。《语文报》初中版主页的“主编寄语”是:“站在新世纪的起跑线上,我们将继续高扬‘大语文教育’的旗帜”。有一次,我在百度网站搜索“大语文教育”,电脑显示:“为您找到200000个查询结果”。又搜索“大语文”三字,结果更多。关于“大语文教育”的专著也已经出现了几种。20025月,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我们的《大语文教育论集》。我用多年心血凝成的“大语文数字化教学系统”也已经完成。


20年的奋斗也得到语文界诸多前辈的鼓励。刘国正先生在他的多篇文章和多次讲学中都宣传和赞扬这种思想。顾黄初先生撰文认为,“大语文教育”是“语文教学改革的一种趋势”。张锐先生撰文:“‘大语文教育’是符合世界教育发展潮流的成功实验”。朱绍禹先生1984年曾在邢台八中预言:“早晚有一天,全国的中小学语文教学都会向你们靠拢”。20013月,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评选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学语文教学成果,我们的“大语文教育”实验获得综合成果一等奖。


孝纯先生在世时,刘国正先生就写诗赞扬这种思想:燕赵多佳士,今传大语文。课堂譬花果,社会乃其根。土沃椒兰茂,源开江海深。八方争览胜,烂漫杏坛春。果然,今天“大语文教育”思想已经“烂漫杏坛春”了。我想,面对这些,孝纯先生应当含笑九泉了——你生前虽屡屡遭受不公正待遇,但是,你的身后却誉满天下,你的思想影响历久弥著,无数语文教育工作者在走你的未竟之路,甚至,连你的反对者现在也声称自己搞“大语文教育”。屈指细思量,天下为教师者,几人能够?


对“大语文教育”的未来,我们充满信心。我们可以这样预言:“大语文教育”是语文教学发展的方向;“大语文教育”必将大行于世,而且呈现出百花齐放,异彩纷呈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