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语文教育”30年回眸(上)

 


 “大语文教育”30年回眸


 


张国生


 


 


到今年9月,“大语文教育”实验与研究整整30周年了。作为张孝纯先生唯一的亲传弟子和合作者,作为从始至终参与这项实验研究的创立与发展的亲历者,回眸这30年的历程,心中虽充满自豪,却也感慨万千。


 


(一)


 


30年的历程:两代人用生命演绎语文


30年的历程是艰辛的。《红楼梦》写了10年,曹雪芹感慨“十年辛苦不寻常”。而我们坚持了310年,可以说“30年辛苦不寻常”。国内很少有哪项教改实验能坚持30年,而我们坚持了下来。这30年,是一场三代人连续进行的接力。其中辛苦有点像辛弃疾《永遇乐》所言:“艰辛做就,悲辛滋味,总是酸辛苦”,而“芳甘浓美,不到吾家门户”。


实验工作异常繁重。我曾同时担任两个班的语文课和班主任,30年来几乎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顾不上家庭,顾不上孩子,顾不上老人,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体。超负荷的工作,使我的心脏现在装着五个支架,搭着三个桥。有人戏说,我可以取个雅号:“五架三桥先生”。


30年的历程,还充满学术之争。例如我们主张不能片面追求升学率,但有领导说:搞教育,不追升学率追什么?我们主张以低负担求高质量,但有领导说:从来是高负担才能高质量,怎么能低负担高质量?我们组织了大量的、丰富多彩的活动,有人认为这是“不务正业”。好在时间已经证明,我们的见解是正确的。


30年的历程,还深受腐败影响,伴随政治的雨雪风霜。张孝纯先生曾以人大代表的身份为人民群众向上级传递过一些申诉材料,他自己也曾带领一批有正义感的教师和干部检举腐败、弄虚作假和违法乱纪,因而得罪了贪官污吏,他成了几乎所有贪官污吏的公敌,他们称他为“告状专业户”,有人扬言要买他人头。晚年的张孝纯上下班和出行时都拄着一根硬竹拐棍做防身武器,他说:遇到袭击,起码也要在他头上敲几个大疙瘩!幸亏那时还没有截访,没有黑监狱,否则情况会更糟。张孝纯与其说是因癌症病逝,不如说是因生气气死。


虽然没听说有人买我人头,但报复却切切实实落在我的头上,所处环境极其恶劣,被我们检举揭发的人先后被提拔,以至在邢台无法呆下去,只好南下打工,时间长达7年。起初评不上高级,后来评不上特级,因为屡次申报根本过不了邢台市这一关。往往年终考评连个“优秀”也得不到……但在这样的逆境面前,还必须坚持实验工作,还必须创造出超一流的业绩。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折磨,又需要怎样的精神力量!


 


(二)


 


30年的历史证明,张孝纯先生是一位远见卓识的语文教育家,“大语文教育”是一种高屋建瓴的教育思想,30年的奋斗创造了一系列的辉煌。


 


最值得骄傲的是,是我们丰富多彩、生动有趣的课堂。


例如20055月,我上《斑羚飞渡》一课,礼堂里有上千人听课,其中包括我的“偶像”之一的钱梦龙先生。


课这样开始:我随便叫起身边一位女同学:“张云娟,你告诉听课的老师们,咱们的语文课经常干什么?”


“经常玩。”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哄——”,听课的老师们大笑。可能是觉得奇怪,因而质疑:瞎说!课堂上怎么能经常玩呢?可能还会有老师认为,这个同学的回答“砸锅”了,丢人了!


但确如张云娟同学所说,我们实验班的语文课,我经常领着同学们“玩”。听课的老师们也很快就感受到,今天《斑羚飞渡》这一课,与其说是学,不如说是玩。起码是一边学,一边玩。先请看两段实录:


 


师 这堂课咱们玩什么?


生 玩斑羚。


师 你们见过斑羚吗?


生 没有。


师 (故弄玄虚)我给你们找来了一只,想牵出来看看吗?


生 想。


师 (像哄小孩)崔阳阳,你喊一声“斑羚,出来!”它就自己出来了。


生 斑羚,出来!


随着“咩”的一声,几幅斑羚图片相继进入屏幕(大笑),图片自动切换,切换音效就是“咩”。


……


 


  镰刀头羊一共“咩”了几次?各是什么意思?请你把 “羊语”翻译成汉语。(大笑)你们只做过把英语翻译成汉语,把文言文翻译成白话文,肯定没有做过把“羊语”翻译成汉语……


 


再请看当场听课的钱梦龙先生的评价:


    一是特别注重字、词、句的训练。例如“我十分注意盯着那群注定要送死的老斑羚,心想,或许有个别滑头的老斑羚会从注定死亡的那拨偷偷溜到新生的那拨去……”“盯着”换成“看着”行不行?“溜”换成“走”、“跑”行不行?他还联系生活实际讲“溜”之妙——老师问:“昨天我还用过这个‘溜’字,是怎么说的?”学生回答:“您对我们说,今天听钱梦龙老师的课,如果谁进不了这个礼堂,就想办法从后门‘溜’进去。”接着国生老师对着舞台下面问:“有‘溜’进来的没有?(笑)……没人答应——他们不想答应,因为他们是偷偷摸摸地‘溜’进来的……”我所接触的语文老师,我看到的语文课和语文课件,很少有谁像他这样将语文训练搞得如此扎实有趣。


再比如镰刀头羊“悲怆地轻咩了一声”,“悲怆”是什么意思?一般老师会解释:非常悲伤。而国生老师不是这样,他让同学们把“羊语翻译成汉语”,而且要翻译得“悲怆”——你翻译得还不够悲怆,再悲怆点……


二是特别注重思维训练,而且他的思维训练的设计特别注重调动同学们的积极性。课文哪里写得好,哪里不好?“斑羚飞渡”的故事是真实的,还是虚构?这些问题,同学们辩论得十分激烈,以至下课时间到了,还有许多同学要求发言,于是国生老师将讨论和辩论迁移到“网络大课堂”——老师已经在“人教论坛/中学语文教育论坛”发贴:《斑羚飞渡》质疑,请你登录参加讨论,在那里,全国各地的老师、同学都可以看到你的发言,比咱们这个课堂的境界可大多了,网址……将小课堂和网络大课堂结合得这样紧密的,将语文训练和思维训练搞得这样扎实有趣的,实在是平生罕见!


三是这个课件的知识容量很大。前面有关于斑羚和作者沈石溪的网页,后面有“沈石溪动物小说欣赏”和“斑羚飞渡”真实与否的网页链接。甚至这一课的开头和结尾都是利用我的诗《北戴河海滩拾贝》。请看他的教学实录结尾部分:


  这堂课上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最后我们再背一遍钱梦龙老师的诗《北戴河海滩拾贝》。


  偶来拾贝海之湄,沙上留痕似雪泥。少得终缘涉水浅,碧波深处有珍奇。


  告诉我,为什么有的同学语言贫乏,作文无话可说?


生 读书少……知识不丰富。


  老师诗中的句子说。


生 少得终缘涉水浅。


  要想语言流利、思维敏捷、思想丰富,该怎么办?


  碧波深处有珍奇。


  这堂课上到这里,还不能算完,可能只上了四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下一步,是请大家到“碧波深处”去探寻“珍奇”。下课。(《大语文课件》序)


 


我们有大量的像这样丰富多彩、生动有趣的课例,其中有不少在刊物发表过,还有更多的在网上流传。此文无法尽述,若感兴趣,请以我的名字加“教学设计”“教学实录”“创新设计”等关键词搜索、查阅。


 


其次,是“大语文”的教学效果奇好。


正如张孝纯所言,“大语文教育”实验班的学生受到的是一种“全面的、整体的、能动的、网络式的和强有力”的训练,这种思想教学效果奇好。这表现在:①学生思想品德发展好,学习动力强劲。②智力素质、非智力素质发展好。③中考、高考,多次名列全市第一,还出过“状元”。④学生知识面宽,知识积累丰厚。⑤有探究精神、创新意识和创造能力。实验班获得过邓颖超发起、团中央组织的“全国红领巾读书读报活动奖”、“全国创造杯活动奖。⑥成材率高,实验班学生中,现有世界顶级公司的研发人员,有世界著名大学的博士教授,有国内的名医,也有国内政界的新星。


许多专家给这种思想以很高评价。刘国正先生曾两次来邢台考察我们的实验,听我的课,多次在各种场合赞扬和推介这种思想,还写诗赞扬:


燕赵多佳士,今传大语文。语文譬花果,社会乃其根。


土沃椒兰茂,源开江海深。八方争览胜,烂漫杏坛春。


顾黄初先生与张孝纯先生接触后曾发表文章说:“大语文教育”是语文教学改革的一种趋势;北师大的课程论专家张锐先生亲自听了我的课和我的介绍,并参观了“大语文教育”展览,然后发表文章:《“大语文教育”是符合世界教育发展潮流的成功实验》;泰斗级的课程论专家朱绍禹先生来我们这里考察后预言:“早晚有一天,全国的中小学语文教学都会向你们靠拢!”


 


30年来,“大语文教育”的思想在国内教育界产生巨大影响。


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种“规律”,许多名师的教育思想,随着这位名师的退休、去世,会渐趋式微,乃至销声匿迹。但是,“大语文教育”不但没有随着张孝纯先生去世销声匿迹,反而在他去世之后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首先是《语文课程标准》竟然倡导大语文。这是许多专家的论断。例如课标组成员、人教社小语室主任、小语会理事长崔峦先生在回答“课标倡导哪些课程理念”时就说:“《语文课程标准》在课程建设上,倡导要有大视野,要树立大语文教育观。”(《〈语文课程标准〉问答》,见人教社网站/课程标准/语文)再例如王锋《深入领会〈语文课程标准〉的精神内涵》一文说:课程标准“尤其强调要营造大语文教育的氛围,无论是‘前言’部分,还是‘课程目标’和‘实施建议’部分,都分别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了这个问题,强调要……努力构建与现代社会发展相适应的大语文教育体系。”(《陕西教育》2002年第3期)


确实,研究一下课程标准,会发现在以下10个方面与“大语文教育”高度契合:①提高语文素养,②贴近现实生活,③注重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导向,④积极倡导自主、合作与探究的学习方式,⑤高度重视语文学习资源的开发和利用,⑥开展综合性学习(语文活动),⑦跨学科语文学习,⑧多读书、多积累、少做题,⑨重视口语交际,沟通听说读写,⑩加强汉字教育。


其次是新课本也实行大语文。翻开人教课标版初中语文课本,每册的“写在前面”把新的语文课本比作“语文学习之旅启程”:“在旅行中,你将看到,语文的含义丰富了,语文的外延扩大了。生活有多广阔,语文就有多广阔。不仅要在课堂上学语文,还要在生活中学语文……”这简直就是一篇实施“大语文”的宣言。


考试的指挥棒也转向大语文。现在无论中考还是高考,都不再重视课本静态内容的考核,而是重视语文素养,重视语文积累,重视思维能力和运用能力。我们邢台的一位特级教师陈臣仲先生甚至断言:即使是单纯追求升学率,也得实行“大语文教育”。


现在全国各地名为“大语文”的实验如雨后春笋,报刊、书籍、网络中,“大语文”数不胜数。假如你百度“大语文教育”,百度会提示:“为您找到相关结果约2,150,000个”。再百度“大语文”,则有4,300,000个。看到这种局面,九泉之下的张孝纯先生应当欣慰地含笑而眠。


 


独特的出发点:立足非重点学校。


如果是一个名校,或是一个经过择优的班级取得这样的成绩和影响,那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但我们的“大语文”实验从一开始就定下一条原则:立足非重点学校。张孝纯先生认为:“大语文教育”的思想和实施方案,必须有向各类学校,特别是广大的“第三世界”推广的价值。而重点学校的经验,很难向非重点学校,特别是农村学校推广。因此30年来,我们始终坚持在非重点学校进行实验。


在非重点学校,意味着吃苦,意味着坐冷板凳,意味着降低福利待遇,意味着在多方面遭受精神折磨,意味着要像圣徒一样无私放弃。事实上,我们也确实像圣徒一样无私放弃了许多东西。单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张孝纯先生学术眼光之高、精神境界之高。


立足非重点学校,对张孝纯先生,对我,也对所有参加这个实验的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他们教学能力、教学艺术发起了更大的挑战:你必须直面非重点学校的学生普遍存在的对语文课不感兴趣的问题,直面他们缺乏学习动力、缺乏良好学习习惯、缺乏自制力和意志力等问题。也正因为立足非重点学校,正因为我们面对的是更多的“差生”,所以使我比一般教师更重视在教学中渗透“做人”的教育,更重视教学中的非智力因素的培养,更重视把语文课上得生动有趣,以便吸引那些“三类苗”也对语文课产生浓厚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