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官还能有吗?


我不想贪污,行吗?

张国生

 

毋庸讳言,在当今中国,别说官员,即使是老师,也是可以贪污的,而且不能不贪,否则,你会成为同事的公敌。

按照学校的惯例,学生每科除了配备教科书之外,还要有统一的习册、测试题、学习指导之类的报纸等。而这些,大部分由校长、主任、年级组长或学科组长决定,但后者中往往也会有某一种由任课老师决定。

我就是这任课老师之一,我们年级各班学生都要统一订《语文周报》,我教的两个班,当然要由我收款。《语文周报》为了刺激订阅的积极性,对老师们有回扣:每期5毛,每学期26期,共13元,而发行人只收9元,其余4元,就作为对老师的回扣了。不过他们不叫回扣,叫“劳务费”。我教两个班共100名学生,每学期可以得400元的回扣——不,劳务费。我想,学校领导这样做,也是一种平衡术,有“利益分享”的意思,以此减轻老师们对他们在各种名目上得大量回扣的不满,避免他们检举,也挽回一点“民心”。而且,把所有的老师都绑在一辆战车上,自己一旦东窗事发,也有老师们陪绑。

我看不上这400元——不愿意让它玷污自己的名节,所以不想收13元,就收9元。但是,我把这个想法对朋友一说,朋友劝我: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

你想想看:你这样做,各班学生都是通着气的,他们就都知道了这个秘密,对他们的任课老师不满。那么,你实际上就出卖了所有的老师……

是啊,当“叛徒”的下场,我是知道的,在这件事上,绝对不能玩“举世皆浊我独清”!

但我仍然不想要这400元,不愿意让自己心灵受到折磨。怎么办?我想出一个变通的法子:仍然收13元,但将多余的400元买成奖品,奖励优秀生和特长生。设一二三等奖:一等奖,奖励一个带密码锁的精美日记本,还有一个看上去很高档的资料夹;二等奖,笔记本不带密码锁,也没有资料夹;三等奖,是一个更便宜些的笔记本。而且我给他们写上奖励原因,署上我的名字。还奖励各种特长生:作文出色的,称之为“小文豪”、“未来作家”;朗读出色的,称之为“百灵鸟”、“泉水叮咚响的小小播音员”;具体收钱和分发报纸的课代表,我也有一份奖励……结果,同学们学语文的劲头更大了,我坐收“教学有方”之利。但其中秘密,他们并不知道。

读者可能会说,这对差生不公平,你实际上是用他们的钱奖励优秀生和特长生。对,我承认,这不是个好方法,确实不公平,但它可以保持我的清白,也避免心灵遭受折磨,两害相比择其轻,这就够了。

 

老师这个底层的“权力”相比,官场可是有更多的权力,更多的秘密(应该说是黑幕),只是草民(可能称蚁民、屁民更合适)们并不知道罢了。现在媒体披露出来的小贪官,都动辄贪污几千万,甚至上亿!更有窃国大盗,媒体没有披露。但是,各级官员中有没有怕被玷污名节的呢?有没有像我这样“变通”的呢?还真没听说过。假如真的有一个,他一定会成为众贪官的公敌,一定会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搞下去——谁让你“背叛”呢?腐败至极的官场,绝对容不得这样的异类。当年,恩师孝纯先生副校长的职务就是这样“被辞职”的。

据说宋代的大思想家李贽说过一句话:“众官不贪,一官难贪;众官皆贪,一官难不贪”。此语见解精辟,不过今天看来,李贽表述得并不到位——当代官员贪污的程度,是他那个时代远远不能相比的。因为那个时代的官,毕竟多是科举考出来的,是受过以民为本的儒家思想熏陶的;现在的官,多是拿钱买来的,是受“唯物主义思想”熏陶的(我把“物”理解为钱财、财物)。而老毛有句话说得非常对:“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那么,李贽这句话应改成:“众官不贪,一官难贪;众官皆贪,一官不能不贪”。

你说,在这种情况下,清官还能有吗?